广告代码AD3

你一定看过他画的拿破仑

作者:静雅思听 时间:2018-01-14 18:02
广告代码AD5

原标题:你一定看过他画的拿破仑

原标题:你一定看过他画的拿破仑

↑点击收听↑ 文/丰子恺播/阑珊

世间专心研究美术的人,大都不高兴凑别人的趣,不贪求荣华富贵。所以美术家中多贫乏的人,名画大都一时无人赏识。

像前回所述的“贫乏的大画家”米勒和他的名画,便是一个最显明的实例。但今天所说的,正好和前回相反。今天所说的,是做官的富贵画家的作品。

做官的画家,在世间少得很。但东西洋最大的画家中,却有几位做大官的人。中国唐朝的时候,有一位大画家名叫王维,是做宰相的。又有一位大画家名叫李思训,是做将军的。人们称王维为“王右丞”,称李思训为“李将军”。王右丞所提倡的画法叫做“南派”,李将军所提倡的画法叫做“北派”。这南派和北派的画法是中国画的两大派别,所以这两位大画家是中国画的祖师。

代西洋画的祖师,名叫大卫(Louis David,1748-1825),恰好也是一位做官的画家,人们称他为“美术总督”。他所提倡的画法,名叫“古典派”。现在,就从这位美术总督说起。

大卫是法国人,于大约二百年前生于巴黎。他本是一位专门描肖像画的画家。他最欢喜描人的相貌,描得很像,望去同真的人物一样,而且比照相精美得多。所以人们都请他画肖像,画好之后,送他些金钱或东西。

但是他心中很不满足。他觉得专靠卖肖像画度日,生活太苦,没有荣华富贵的希望。他每天独自叹息,怎样可使自己的名望大起来呢?原来他是贪求荣华富贵的人,他愿意凑别人的趣,以求富贵。

可惜机会只管不来。他的年纪已经四十岁了,依然做一个贫贱的肖像画家。四十岁以前的大卫,生活真是辛酸得很;但富贵的好运,不久果然来了。

这时候法国的皇帝很糊涂,国内起了革命。革命党的头儿名叫罗伯斯庇尔(Robespierre),在到处劝导人民,教他们起来革命。大卫就挟了画箱,跟了他走。他从此不描肖像画,而描革命的画了。

有时他画出皇帝和政府的罪恶,给人民看;有时画出革命党的好处,劝人民大家来投革命党。人民看了他的画,都很感动,革命党果然一天一天地兴起来了。皇帝看到了他这种画,非常动怒,出令捉拿大卫。大卫就逃到别处去描画,描的比前更多。

皇帝没有办法。他的名望因此更高。革命头儿罗伯斯庇尔十分信用他,封他做官。革命政府成立之后,他就做了代议士。他的平生的愿望,今天果然达到了目的!他就出命令,把巴黎的美术学校封闭,使国内的美术家必须以他自己为模范。

这时候的大卫,真是得意洋洋!回想从前卖肖像画度日的时候,竟好比两个人的生活了。

幸福不能久留,正好比月亮不肯常圆。大卫刚才得势,罗伯斯庇尔竟被皇帝打倒,革命政府失败了。大卫来不及逃走,就被捉进牢狱里。

他在狱中,用功描画,不过不敢再描革命的画,仍旧描他本来的肖像画了。皇帝看他到底只是一个画家,不去杀害他,后来放他出狱。大卫出狱之后,就拿自己的作品来开展览会。他的名望已经很大,人们大家买了入场券,来看他的画。这一次展览会,他收到了七万法郎的金钱。总算是不幸中之幸了。

罗伯斯庇尔虽然失败了,法国不会就此太平。因为皇帝的罪恶太多,人民个个怨恨,要革命的人不止罗伯斯庇尔一人。所以各处纷纷大乱,法国的社会弄得不成样子。

在这大乱的时候,忽然有一位大英雄出来救世。其人就是拿破仑。拿破仑一出世,法国的乱事立刻平静,四邻的强国都被他征服,欧洲几乎全部受他的管领了。

这位大英雄拿破仑可巧是我们的画家大卫的老朋友。

大卫年轻的时候,曾经为拿破仑画肖像。这回拿破仑统了大兵,越阿尔卑斯山去征伐外国,大卫又挟了画箱来为他画像。他画了一幅《拿破仑越险图》,画得人马非常雄壮。

拿破仑看了十分欢喜!拿破仑打了胜仗,凯旋归来,办酒庆贺的时候,拉大卫来坐在自己的身边。大卫的荣华富贵的梦,这一天又开始实现了。

拿破仑又出大兵,远征埃及,不久又凯旋归来。大卫要祝贺拿破仑的胜利,对拿破仑说道:“我为将军描写握剑临阵之图。”

拿破仑回答道:“我打仗用不着剑。给我描许多勇壮的军马吧!”

大卫说“是”,就依照拿破仑的意思,描了一幅很大的进军图。拿破仑看了十分称心。

不久,拿破仑做了首席执政官,就封大卫做美术总督。美术总督就是掌握全国的美术的大官。这职分比从前大得多。

从前他不过在罗伯斯庇尔的革命政府下做一个代议士,并没有掌握全国美术的权柄。现在法国已经归入拿破仑一人的手中,欧洲许多大国又已归附法国,故大卫差不多是全欧美术的总督。这真是荣华富贵达于极顶了。

拿破仑做了首席执政官之后,渐渐想自己即位而做法国皇帝了。大卫在以前反对皇帝,赞美共和。他的革命,便是为要打倒皇帝而建立共和国。拿破仑在以前也反对皇帝而主张共和,他的起兵,也是为了要打倒皇帝而建立共和国。但是现在拿破仑变了心思,自己想做皇帝了。

大卫贪求富贵荣华,当然凑他的趣,跟了他变节。又照着拿破仑的意思,描一幅很大的画。描的是拿破仑即皇帝位时戴冠的样子,题曰《加冕式》。此外又描了许多赞美皇帝拿破仑的画。

拿破仑做了政治上的皇帝,大卫也骄横起来,仿佛做了美术上的皇帝。凡法国美术界上一切事体,都要由他一人作主,不许别人说话。这美术总督不是已经升为美术皇帝了么?

幸福不能久留,正好比月亮不肯常圆。大卫正在作威作福,忽然拿破仑被人赶走了。

法国人迎立一个新皇帝,叫做路易十八世。这路易十八世做了法国皇帝之后,本想拿捉大卫,定他的罪,看他是一个肖像画家,就饶恕了他,不过不给他做官,教他好好地回家去描肖像画,不准再来弄权。

大卫只得谢了皇帝,回到家里仍旧过他四十岁以前的生活。新皇帝待他,总算宽厚了。况且在家中研究肖像画,本来是很安乐的事。其实大卫应该满足,感谢,从此静静地过他的老年生活了。但是他总不灰心,失去了官职之后,只是闷闷不乐,勉强在家中描描肖像画,再等待发达的机会。

机会果然又来了。拿破仑被赶走之后,明年,又带了大兵来攻法国,又做了法国的皇帝。大卫的美术总督也重新出头。

然而这回的荣华很短促,一年之后,拿破仑终于又被驱逐,幽囚在大西洋中的孤岛上,从此不再出世。大卫和他的画也被驱逐出境。这时候大卫已经是六十余岁的老翁,拼了老性命逃到比利时,后来终于客死在他乡。他的画被涂了白粉,或折断了,送到外国,不准陈列在国内。

他死的时候,境况很是可怜,回想做美术总督时的光荣,竟好比做了一个梦。这都是他自己作孽。法国人待他总算是宽大的,不杀害他,也不烧毁他的画,因为他虽然贪富贵而失节操,但他的画法很有价值,很可为近代西洋画的先导,所以不杀害他,而驱逐他出境。

大卫死后,他的弟子们纪念先生的恩德,为他向法国政府请求,将灵柩运回故国,终于不得政府的许可。大卫是近代最早的大画家,只因不守本分,竟连尸骨都不得还乡,真是太可怜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629683_660354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

广告代码AD6
广告代码A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