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代码AD3

国家工业化要靠基督教、新教促进吗?

作者:刀口谈兵 时间:2018-01-14 17:39
广告代码AD5

原标题:国家工业化要靠基督教、新教促进吗?

原标题:国家工业化要靠基督教、新教促进吗?

作者:曙光乍现

第一批实现工业化的国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大都是信仰基督教新教的国家,于是西方国家把这一点当做他们工业化的条件之一,向其他国家推广,并且傲慢的对待其他文明和宗教,甚至对异教进行围剿。

马克斯·韦伯(一个在西方与马克思同时代并齐名的社会学家)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提出:“新教徒的生活伦理思想影响了资本主义的发展。一般宗教的传统往往排斥世俗的事务,尤其是经济成就上的追求,但为什么这种观念没有在新教里发生呢?”

新教不承认教会内的阶层,人们自己可以直接和上帝沟通,不通过牧师。“艰苦劳动精神、积极进取精神的觉醒中往往被归功于新教”。当然,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宗教的根系慢慢枯萎,最终为功利主义的世俗精神所取代”。成熟的资本主义精神已不再需要宗教的支持了。

由于韦伯这个观点,因此他认为几乎所有与理性资本主义有关的种种因素也都是西方文明独有的。上自古希腊时代延续至今的民主代议制度,下至体现理性化灵魂的股票、支票、债券等商业化手段,无不反映了理性主义的特点。西方文明不同于其他文明的一般特征,就是理性主义。

那么其他文明能够产生资本主义或者工业化吗?韦伯不看好。

依据韦伯的说法,儒教和新教代表了两种广泛但彼此排斥的理性化,儒教的目标是取得并保存自己的“文化的地位”,强调教育、自我完善、礼貌、以及家庭伦理。相反的新教则创造一个“上帝的工具”,鼓励创造、劳动、进取。这样强烈的信仰和热情的行动则被儒教价值观念所排斥。因此,韦伯主张这种在精神上的差异便是导致资本主义在西方文明发展繁荣、却迟迟没有在中国出现的原因。

儒教不行,当然印度教和伊斯兰教更不行,这一点与中国人太远,就不引用分析了。

理性资本主义与新教伦理都只出现在西方文明中,而且,在韦伯看来,不同的文明形式产生各自独有的精神核心,宗教在其中发挥了巨大的影响。发生在西欧的新教改革原本是出自宗教动机,但新教伦理所表现的现世禁欲精神,合理安排的伦理生活却无意中促进了经济活动的开展,新教伦理赋予了经商逐利行为以合理的世俗目的。而印度教、佛教、儒教、道教、伊斯兰教、犹太教等没有经过宗教改革的各大宗教,其古老宗教伦理精神对于这些民族的资本主义发展起了严重的阻碍作用。

西方大力鼓吹韦伯的理论,当然一方面是他们的优越感和傲慢,也反映了他们的无知,妄图靠这套理论嘲弄发展中国家。

不过这种说法本来就未必站得住脚,比方法国、奥地利等国家在工业化过程中就不是新教引导的,他们的国教是天主教,更不提天主教教皇所在地意大利的工业化了。

俄罗斯的工业化也有点不同,当彼得大帝开始俄罗斯的工业化时,俄罗斯的国教是东正教,当然,这仍然是基督教的一个分支。上述三部分基本还在同一大宗教范围内。但是在斯大林领导下的苏联快速工业化,其指导思想已经是“马教”了。

那么日本呢?日本信奉现世神教——神道教,并且整个工业化阶段就是神道教成为国教的过程。

现在人们看的更清楚,欧洲的工业化,与新教并无必然的联系,虽然首批工业化国家中大多信奉新教,但是其他的文明,其中包含的要义也是与工业化的因子并行不悖的。

韦伯其实不了解中华文明。就说艰苦的努力是工业化的要素吧,中国的易经里已经提出“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至于什么支票、债券等金融手段,只是市场经济中必然发展的东西。第一种纸币是发源于中国宋朝的交子,而银票在中国的明清两朝也大行其道。中华文明中儒教虽然是主流,但是中华文明可不是儒教能代表的。

中国人的科学创造能力也不容置疑。即便把四大发明放在一边,对工业化最重要的冶铁冶铜,历史上中国并不落后;春秋战国时的公输般,对工具的发明也很有贡献;李冰的都江堰构思;刘徽和祖冲之在数学上的贡献现代数学界也是承认的;汉代张衡的地动仪,本世纪才被现代人破解原理……

工业化需要的法治精神,只需要指出中国战国时期就有法家这一流派鼓吹依法治国就够了。中国的政治大多数时候实际上也是“儒表法里”的。

由于中国的崛起,人们已经可以在更大的视野下看待工业化成功的因素了。尼尔·弗格森在他的《文明》一书中,就把欧洲的工业化作了新的归因。

弗格森指出:与中国不同,欧洲分成许多小国家,为了扩张自己的实力,国王们需要钱,就不得不在税收上对新兴的工商阶级做出诸多让步,甚至同意工商业城市的某些自治权,以利取得战争所需要的经济支持。能够强力获得这些吗?不行。资本者是逐利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法国不留就到德国!这有点像中国的春秋战国时代。正是这种国力竞争和相关科学的发展,使得各国的统治者不得不向工商业者做出越来越大的让步。这些让步措施促进了欧洲工商业的发展,使得欧洲率先走向工业化。

而中国早在2000多年前就建成了大一统的帝国,这种大一统的结构使中国统治者有强大的组织能力、调度能力和安全保障能力,因此中国的国力与科技在明朝中期以前一直领先于世界。但是这种政治结构为求稳定,确实不认可奇技异巧。而中国虽然有不少科学探索者,但是在不能获得朝廷支持时,只能是“此处不留爷,就把爷难住”。大一统带来了巨大的好处,同时也产生巨大的阻碍,使得中国没能率先实现工业化。

那么这种大一统的结构的优点,在于执行力强,一旦上层认识到工业化的威力,并开始全力推行时,则工业化的速度和规模就不是小国能够比肩的了。今天,工业化带来的巨大系统集成要求,使得小国一个个跟不上新的工业化进程,落后了。而中国,以其巨大的工业化规模,完善的、全面的工业化产业链,开始逐渐领跑新的工业化进程。

所以,中国的工业化和现代化毫无宗教背景,却创造了工业化的奇迹。而中国经验使得各种文明的国家对自己的文明更有信心。工业化的种子并不需要什么新教的土壤,更大范围看,也不需要基督教的背景,它只是需要引入市场化的因素,促进竞争发展,完善法制要素,所有的文明都可以在保护自己文明的基础上推动国家的工业化,促进国家的发展。

这就是中国提供给世界的经验,这就是中国为世界作出的贡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629751_600506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

广告代码AD6
广告代码A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