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代码AD3
广告代码AD5

原标题:海南麦氏卫国精英——麦宏恩 以革命之血换得自由之花,死得其所!

原标题:海南麦氏卫国精英——麦宏恩 以革命之血换得自由之花,死得其所!

海南麦氏卫国精英——麦宏恩

以革命之血换得自由之花,死得其所!

麦宏恩(1899—1927)

麦宏恩,字子佩,海南崖县一区保平村(今三亚市崖城镇保平村)人。1899年7月13日生于保港区(镇)保平村的一个农民家庭。父为麦启哲,母为陈氏。母亲陈氏生下宏恩和妹福居,次弟宏辉、次妹爱居系继母曹氏所生。麦宏恩中学毕业后与尹二秀结婚,生下一男孩,但几个月后不幸夭折,无后嗣。

人 物 简 介

麦启哲先生读过崖县单级师范,有文化知识,重视对孩子的教育。在家庭的哺育下,麦宏恩自小酷爱读书,秉性谦和,温文寡言,敬老爱幼。他幼时在保平初级小学读书,后到崖县县立一高小学就读,接着考取琼崖中学,中学毕业后考入广州国民大学。麦宏恩在广州国民大学读书期间,接受了马列主义思想教育,思想进步,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校期间,他工作积极,成绩优异,还当选学生会主席。由于家庭经济困难,不能维持正常学业,大学三年级时,麦宏恩回港门五高小学任教一个学期,后又返大学续读。不久之后,再次回崖县一高任教一学期,1927年春,重返大学就读。返校不久后,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紧接着,4月15日,广州国民党反动派大肆捕杀共产党员和革命分子。这时,麦宏恩也不幸被捕入狱。

保平革命烈士纪念碑

人 物 经 历

麦宏恩是崖县早期的中共党员,是崖县第一个党支部——崖城东南支部的创建人之一。麦宏恩在广州读书期间,就同崖县去广州读书的陈英才(陈起贤,崖城人)、陈世训(崖城人)、黎茂萱(崖城人)等,分别在各个学校参加党组织。他听从党的指示,从1925年起,利用回乡任教员和假期回乡的机会,协同陈英才、陈世训、黎茂萱等成立共产党小组,进行革命活动,陈英才任组长。他们在保平、港门、崖城等一带乡村创办平民学校,发动男女老少进夜校学习文化知识;通过白话剧宣传马列主义,传播革命思想;组织农民协会,建立党组织。1926年7月,在党小组的组织领导下,麦宏恩等秘密建立崖县第一个党支部——东南支部。同年秋,崖县农民协会成立,麦宏恩任农会主任。

1927年1月,麦宏恩在保平、港门亲自培养何绍尧、李福崇、吴金琪、吴秉明、何赤等一批进步青年,发展了一批党员,成立了中共保平支部,亲任党支部书记。他在保平、港门办平民夜校,组织农会,开展反对封建迷信,反对压迫剥削,反对苛捐杂税,反对高利贷和进行减租减息的斗争,声势甚为浩大。保平、港门在麦宏恩的直接领导和陈善县长(陈善,文昌人,国民党左派,思想进步,倾向革命,经常夜里独自到麦宏恩家和他交谈组织农会、办夜校等问题)的支持下,农会工作进行得有声有色。他们以保平书院(今石桥文昌庙)为集中点开展活动,发动群众抓了陈鸿策、麦上位等几个土豪劣绅并给他们戴高帽游街,震慑了反动势力。保平农会还发动农会会员在铁土塘左侧开垦一块古老墓山进行生产,收入几千斤谷子,作为农会活动经费,后来这块地方被称为“保平农会革命公园”。

麦宏恩被捕入狱后,深知国民党反动派一定会对他下毒手。在狱中,他写下了最后一封家书,告慰父母和亲人,并以铿锵的誓言“人生必有一死,死有重于泰山,生有轻于鸿毛……以革命之血换得自由之花,死得其所”阐明了一个共产主义者应具有的鲜明的无产阶级立场、伟大的抱负、崇高的品德和无畏的献身精神。麦宏恩无愧是一位受人崇敬的革命先驱。

麦宏恩于1927年4月被捕入狱,在狱中经受三个多月的折磨后,于同年7月惨遭杀害,时年28岁。

麦 宏 恩 烈 土 遗 书

麦宏恩烈土遗书

双亲老大人膝下:

敬禀者:男自陷狱以来,本欲函禀知,陈说情衷,但每欲握管,感怀万端,忧从中来,情不能禁而愁搁笔者,曷止百次。致使大人倚闾切望,罪莫大焉。然当此生死别离之间,不得不用强制之力,抑压愁情,挥泪上禀。明知不能解慰大人之忧郁,亦略可表白男一生之抱负也。男自受命读书二十余年,由小学而中学以及大学,挥不少大人血汗之金钱,累不少全家之劳苦。而大人情欲节省用,食苦含辛,以供男消费者,欲造男成一器具也。然男徒耗金钱,学无一得,致失大人之希望。抚心自问,罪不可逭。但男时得大人训以大义,师长诲以节操,读古今中外列传,未尝不拜服忠义烈士之行为,而心窃慕。故男矢志救人类于自由,国家于平等,尽为人之道,不至与草木同污。何图志虽立,行不果,身已受刑,负生平之抱负,遗大人之后忧,痛矣夫!人生必有一死,死有重于泰山,生有轻于鸿毛,即死何憾!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古人已有明训。虽云男一死,唤起世界人类共争自由,以革命之血,换得自由之花,死得其所矣!可惜者,国家危亡旦夕,人民陷于汤火。男毫无一点有益于国家,利人民之事,实死有余憾。尤以大人白发苍苍,无人奉养,抚育之恩不能报其万一,死不能瞑目也!然男素知大人深明大义,只恐男以不死,必责男曰:“宏恩,男儿死则死也,不可为不义屈。”故男意大人听男死耗,亦必笑逐颜开,无所忧虑也。男死期在即,但男气极壮,志极坚,勿以为念。男再有言者,吾家□□□□□□死后无人侍奉左右,大人再图后嗣。或者,天地可怜,祖宗积德,必能令大人得悦乐天年。居妹如何,甚念。如果债务还清,家有出息,祈多分给她。宏旺弟略有聪明能读书,祈提携就学。秀妹能侍奉与否,随其自□,如去,祈将她存积给她,得为她日后生活。兄弟亲戚不能与团聚也。男死矣,祈大人善保玉体,强饭加餐,则男死不多虑也。

特此敬上。

男宏恩敬禀

夏六月廿四日

这封遗书,是缝在衣服里带出监狱,辗转送到麦宏恩父母手中的,如今已由他的弟弟交给三亚档案馆珍藏。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629828_796704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

广告代码AD6
广告代码A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