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代码AD3

郭军平:狙击手(四)

作者:时评界评论 时间:2018-01-14 20:48
广告代码AD5

原标题:郭军平:狙击手(四)

原标题:郭军平:狙击手(四)

作者:郭军平

到了军部,郭飞翻身下马,两名警卫员也跟着下了马。郭飞整了整军装,拿出请柬及军官证,交给门口宪兵。宪兵拿着证件仔细端详了一会,然后让另一名宪兵在警卫室打电话。

过了一会儿,一辆三轮摩托车风驰电掣地来到门口,车上走下了一个笔挺端直的人。郭飞一看,是上校军衔,立马立正行军礼。那位军官也郑重其事地回了个军礼,然后笑着握着他的手说:“是大名鼎鼎的郭连长吗?久仰大名,潼关一役,让日寇闻风丧胆啊!”

郭飞连忙笑着回应:“岂敢,岂敢,这都仰仗孙军长的威风。没有孙军长的魄力,鄙人哪能立下如此功劳呢?”

“我是军座身边副官,姓胡名湘,湖南人氏,跟随军座多年,深知军座爱才如命。孙军长听说你的才能,特此设下家宴,为英雄接风洗尘啊!”

“军座厚爱,真不敢当啊!郭某久处乡野,不知礼数,行止如有不当之处,还望胡上校指点一二。”

“郭连长客气了,以后就叫我胡副官。我们军座可没有那么的讲究。军座也是行伍出身,身经百战,尤其对像郭连长这样的大英雄,那可是惺惺相惜啊!”

说话间,胡副官让宪兵们安排了两个警卫,让郭飞上车,然后驾驶着摩托车风驰电掣赶往孙军长家里。

孙军长家住在军部后面的一座小洋楼里。小洋楼典型的欧式建筑,乳白色的装饰外表,使整栋楼显得格外阔气大雅。楼前假山花园,水流淙淙。四周绿树环绕,花儿清香,小鸟和鸣,一派祥和欢乐的气氛。胡副官在门口按了门铃,只听“叮铃、叮铃”清脆的和鸣声。

“来了,只听到楼上一声清脆的回答。”随后,从楼上下来一位身着白短袖白西裤的姑娘,身材高挑,动作麻利,行动干练。一头乌黑的头发如瀑布一样披在肩上,她笑容满面,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仿佛会说话一样。

“欢迎大英雄地到来”,说话间,她一下就握住郭飞的手。郭飞面对这位热情大方的美丽姑娘,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胡副官急忙向他介绍:“这是军座千金孙玉茹小姐,是一位大名鼎鼎的记者。”

“孙小姐好!”郭飞急忙问道。

“不客气,请到家里就座。”

孙小姐拉着郭飞径直走上二楼。胡副官急忙跟着。

“爸,贵客到了。”玉茹边走边喊,丝毫没有一点约束。

到家门口,玉茹拧了一下门手把,径直拉着郭飞走进客厅。胡副官在门口笔直地站着,没有进去。

“噢,是狙击手郭飞吗?”一个浑厚的声音问道。显然是孙军长,郭飞急忙打了一个立正姿势,朗声答道:“是。”

孙军长慢慢悠悠从卧室走出来,叨着一根烟斗,吐了一口烟,然后说道:“是杀了61个鬼子吗?”

“报告军长,是!”

“好啊!杀出了威风,杀出了胆略!是个好男儿,我历来敬重这样的英雄。”

孙军长高大魁梧的身材,像座山一样。他浓眉大眼,方鼻阔口,声音像洪钟一样,让人一看,就是大将风度。跟在他后面的是身着清雅旗袍仪态万方的中年妇人。

“妈,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英雄郭飞上尉,杀的鬼子胆战心惊。”

“好啊!功夫不仅了得,人也长得潇洒英俊,堂堂一表人才。”听到军长夫人夸奖,郭飞挺了挺笔直的身子,这样更显得他英武矫健。

“王妈,上酒菜。”说话间,王妈急匆匆从厨房里走出,把酒菜一一摆好。

席间,孙军长和夫人不断给他夹菜,还询问了他的家庭情况。而玉茹呢?更是殷勤备至,不断地给郭飞倒酒、斟茶。郭飞感受到了从来没有的温暖。

从孙军长家里出来,郭飞竟然有点晕晕乎乎。军长以及全家对他的厚爱让他感激不尽。至于玉茹要跟随他到前方部队采访的事,他也不知道怎么随口应承下来。

最后,胡副官亲自驾驶吉普车载着郭飞和玉茹回到了部队。两名警卫员各自骑着马、牵着连长马也回到了军营。

玉茹跟着郭飞来到了军营,换上了一套女式夏装军服。一头乌发挽在了美式船檐帽里面,精致利索的戎装更让玉茹焕发出一种女性难得的妩媚。

玉茹是军报记者,到了军营,对前线部队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感。她挂了一部相机,东拍拍,西照照,觉得一切都很新鲜,也充满了向上的生气。

尤其是对于特务连的训练,玉茹更是关注。由于她本身对郭飞的英雄事迹充满了钦佩。于是总千方百计走近郭飞,看他如何带兵训练,看他如何展示他高超的武艺。有时,她兴致上来,还要郭飞手把手教她射击、格斗。自然,对于军长的千金,郭飞不敢怠慢,总是卖力地教,用心地陪练。

在对郭飞地深入了解上,玉茹发现郭飞除了作战勇敢、射技高超外,还发现郭飞竟然有飞檐走壁的轻功和飞刀穿杨的绝技。说到这些,郭飞不得不说自己父亲的零星故事,关中刀客那些行侠仗义、杀富济贫的故事听得玉茹目瞪口呆。

虽然玉茹听父亲说过关中刀客的故事,但总感觉虚无缥缈,没想到著名的刀客之后竟然就在眼前。这更让玉茹对郭飞仰慕不已。

在孟营长地邀请下,郭飞决定把韩诚兄妹争取过来,让他们加入国军,不再在外漂泊。对于上山邀请韩诚兄妹一事,玉茹也格外上心。她执意要和郭飞同去牛头岭。她要亲眼见识见识郭飞结识的患难朋友。郭飞总是推辞,不愿军长千金前去山野,生怕有个什么闪失。常言道:事不过三。一次推托可以,但是两次、三次,就见怪了。看着玉茹坚决要去的样子,郭飞不再为难。

一切收拾停当,郭飞就和玉茹、两个警卫员一同骑马前去牛头岭。到了山下,留下两名警卫员警戒,郭飞和玉茹就一块上山。

牛头岭在美丽的夏天更显得生机勃勃,郁郁葱葱。他们沿着迤逦的山道,慢慢前行,边走边观察。玉茹活泼可爱,见到这么美丽的山野风光,高兴得手舞足蹈,喊道:“太美丽了,这牛头岭,简直是世外桃源。”结果,由于太高兴,一不小心,脚踩在了一颗石子上,疼得她“唉哟、唉哟”直叫。郭飞急忙过去搀扶,愠怒地说:“不让你来,偏要来,看这荒山野地有什么好看的。”玉茹却说:“好得很呢!让我大开眼界。我脚崴了,你这个大英雄总不能见死不救吗?怎么还说风凉话呢?”

玉茹疼得直蹲在地下,船檐帽也掉了下来,一头乌发披散在肩头。郭飞见了,赶紧捡起帽子,拍了拍土,递给玉茹,然后就搀扶玉茹。玉茹借着力站了起来,但是疼痛还是不能消失,就只好在郭飞地搀扶下趔趄地走着。

郭飞紧紧地搀扶着她的右臂,玉茹浑身散发出的女性的妩媚让他难以自禁。但他毕竟是血勇刚正之人,不敢有任何胡思乱想。他端端正正走着,没想到玉茹尽向他身上靠。也许他身上的那种男子汉气息也让玉茹难以自禁。

玉茹毕竟是娇生惯养,泼辣惯了。一切都顺着自己的性子。忽然,玉茹说:“这荒山野岭的,我们一男一女的,相互挽着前行,真让人见了,还以为我们是夫妻呢?”

郭飞有点脸红,不知说什么好。

玉茹说:“那我嫁给你吧!”说罢,玉茹一把抱住了郭飞的脖子。郭飞惊得不知该怎么为好。心想:这毕竟是军长千金,自己怎么高攀得起呢?他没敢说话。

玉茹坚决要他答应,倘若不答应,她就不走。不能不说玉茹不漂亮,没有吸引力。也许像玉茹这样的金枝玉叶都是许多人眼中的香饽饽呢?可是,自己一个下层军官,怎么能高攀得起呢?玉茹温软的身子紧紧贴着他,让他几乎要失去理智了。然而,他忽然想起了晓梅,像这样,自己怎么见晓梅呢?自己以前对晓梅的诺言呢?在玉茹和晓梅之间他只能选一个,他总不能落个攀高枝的陈世美吧。虽然他和晓梅没有结婚,但他和晓梅的生死友谊以及患难之中的爱情那是千金万金换不来的。

“我不能辜负了晓梅,倘若我答应了玉茹,那将成为良心上的永远罪人。”他拿定主意了,就用力推开玉茹。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他心中忽然冒出这么一句。只能这样拒绝玉茹了。

“干什么的?”忽然,山上下来两个持枪队员,举起枪对着他们喊。

他急忙搭话:“不要开枪,我们是来找韩诚兄妹的。我是韩诚的朋友郭飞。”

两个队员看了,说:“我们大哥没有国军朋友。上次是有一位朋友。但不是国军军官。”

郭飞说:“我就是,上次我穿的便服,没穿军装。这次穿军装来是特意邀请你们大哥叙旧的。”

郭飞说着脱下军帽,让他们看仔细了。两个队员这才看清了,放下手中的枪,然后引导他们上山进寨。看到这个情况,玉茹也不闹了,脚好像也不疼了,乖乖地跟着他们上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649684_608615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

广告代码AD6
广告代码AD1